云三

偶尔写写文的人,没什么真才实学,开心最重要。

【西乔】触碰

  
   

※西撒→乔瑟夫

 

 

 

 

 

 


 

 

 

男人于一片混沌中醒来,茫然地看着四周的人来人往,他晃了晃头,脑子里空空荡荡的,想不起来自己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小姐,请问...”男人走向一个路人,哪知那位小姐像是没有听见似的理都没理他。“真是,没有礼貌的小姐啊。”刚说完男人就觉得脑袋一阵发疼,只好先放弃问路的打算走回刚才他醒来的那个椅子上坐下。

 

 

“JOJO——!我把我最后的波纹————留给你——!”

 

“西撒————!”

 

 

男人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了一些画面,他面带痛苦地捂住了头,“呃、JO...JO...”疼痛使他又昏了过去,男人就这么倒在了广场喷水池旁的椅子上,阳光打在他金黄的发上,衬得他本就白皙的脸更显苍白。

等男人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他揉了揉眼再次确认了自己的所在地——意大利。

 

“对了...我已经死了啊,为什么还会在这里?”西撒疑惑地看着自己的双手,试着用它们去触碰了一下池子里的水,冰凉的触感很真实。“我...回来了?”西撒仍难以置信,试着使出波纹气功,本该出现的水泡却没有如西撒所期望的那样出现,“果然还是...死了吧?受了神砂岚那样的秘技我又怎么可能活下来?”收回手,西撒站了起来,思考着自己接下来应该做什么,“不知道JOJO那家伙最后完成战斗了吗?”只是这么一想,西撒身边的场景就开始快速的扭曲,西撒有点不适的闭上眼。

 

 

 

“贺莉酱已经很晚咯该去睡啦。”乔瑟夫催促着女儿去睡觉,一边转身去浴室准备洗澡,“Oh NO!”乔瑟夫捂着鼻子退了回来,疑惑的看着面前关上的浴室门,“贺莉酱你刚才把门关上了吗?”

 

“没有哦爸爸,贺莉出来的时候门是打开的。”贺莉抱着小熊玩偶看着鼻子红红的乔瑟夫“咯咯”地笑了起来。乔瑟夫佯装生气地朝贺莉扑过去,贺莉笑着跑回了自己的房间盖好被子睡下了,乔瑟夫看贺莉睡了也就不去逗她,转身打开浴室门准备洗澡。

 

 

浴室。

这是西撒再次睁开眼时所看见的景象,他环顾了一圈顺手把门关上了,开始在浴室里走来走去。“这么看来,还真的是死掉了啊,竟然可以随意地穿梭空间了吗?”西撒坐在马桶上,不,准确一点的来说应该是——飘在上面。这是西撒刚刚发现的,虽然他可以触碰到实物,但似乎没法站立在这些东西上,只能是漂浮状态。

 

 

“呼热死了洗澡洗澡~!”乔瑟夫走进浴室,拧开水开始冲澡。

 

“!!!”

“JOJO?!”西撒惊讶地看着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乔瑟夫,一下子从马桶冲到了水流下面,“太好了JOJO你这家伙果然没让我失望!已经打败了敌人好好地活下来了吗!”西撒伸出手抓着乔瑟夫的肩膀不停地摇晃。

 

自己的身体突然不受控制的开始摇晃了起来,乔瑟夫吓了一跳,随即感觉肩膀上似乎有一双手正紧紧地抓住自己,“Oh NO!!”乔瑟夫略带慌张地去扒自己肩膀上那双看不见的手。

 

“JOJO?”西撒疑惑的看着慌张地乔瑟夫,随即意识到是乔瑟夫看不到自己,西撒有些难过地松开了手。

 

“咦?”在西撒松手的那一瞬间乔瑟夫似乎听见了一声轻微的叹息,随即肩膀上的触感消失了。

 

“JOJO你...看不到,也听不见我吗?”西撒飘了回去蹲在——飘在马桶上看着乔瑟夫,热气使浴室里的一切都变得朦胧起来,乔瑟夫的身形也模糊了起来,西撒看着同样被水汽熏得起了一层雾气的镜子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始用手在上面写写画画起来。

 

惊魂未定的乔瑟夫正打算松口气开始洗澡就看见镜子上出现了一行字——JOJO,我回来了。

“诶?!我真的撞鬼了了啊啊啊!”乔瑟夫冲向浴室门,手已经握在了门把上,正要使力却觉得有另一只手握在自己的手上阻止了自己的动作,随即在那行字的后面又出现了一串名字——Caesar Anthonio Zeppeli。“...西...撒...酱?”乔瑟夫难以置信的叫出了这个名字,那个和他同为波纹战士却没能在战斗中活下来的挚友的名字。

 

「是我,JOJO,祝贺你赢得了战斗。」

 

“西撒酱!真的是你吗?!啊啊啊你还活着?!不对,我看不到你啊,西撒你现在是怎么个情况?”乔瑟夫感到手上的那股力道松了,一串文字开始出现在镜子上面。

 

「我也不知道,我醒来的时候就是这个状态了,不过当时我还在意大利。」

 

“诶?那西撒酱怎么会在这里?”

 

「当我想到JOJO你现在过得怎么样了的时候我就出现在了这里,其实我也不太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哈哈西撒酱你别担心我啦,我现在过得很幸福~”

 

「是吗,那样就好。」

 

乔瑟夫又等了一会儿,镜子上不再出现文字,“西撒酱?”

 

「我在,咳、JOJO你继续洗,我先出去。」

 

看着这句话乔瑟夫才突然反应过来刚才自己一直是和西撒裸裎相见的,“Oh NO!”

 

 

 

西撒出了浴室就开始在房子里乱转,这个房子看起来似乎没有女主人的样子?西撒这么想着就看见了已经睡着了的贺莉,诶?JOJO这家伙已经结婚生子了吗?难怪会说自己现在很幸福啊。可是JOJO的妻子呢?能成为那个人的伴侣,真是一位幸运的小姐啊。西撒站在贺莉床前看了一会儿,就走去客厅的沙发上坐下了。

 

“西撒酱?”乔瑟夫洗完澡出来叫了一声西撒,突然想到现在这个状态自己是看不见西撒的,于是去找了纸和笔放到了茶几上。“西撒酱你还在吗?”

 

「JOJO,你的妻子,是位什么样的小姐呢?」

 

“诶?还以为西撒会说什么重要的事呢,妻子吗?你也认识的啦,丝吉Q,还记得吗?”乔瑟夫坐到了沙发上,两条腿随意地搭在茶几上,身子向后靠在沙发靠垫上,手也就自然地搭在了沙发背上,右手不期然的碰到了阻碍——那是西撒的左手手臂。“西撒酱你现在,是什么样呢?”乔瑟夫顺势把手向前一搭,勾住了西撒的肩膀,“那个时候...很惨烈吧?”

 

「我现在的样子吗?就是我死的时候的样子,不过现在的身体是完整的。」西撒动了动也靠到了沙发上,不再继续这个话题。「是吗,我就说丝吉小姐每次看见你都会脸红,她应该从很早开始就喜欢你了吧。」

 

乔瑟夫用左手挠挠头,“不过我也是在打败了卡兹后才知道的,那之后就顺理成章地结婚了,嘿嘿然后有了贺莉酱,对了带你去看看贺莉酱!”乔瑟夫一提到自己的女儿就眉飞色舞起来,收回手站起身就要往贺莉的卧房走。

 

「不用了JOJO,我刚刚已经看见了,是位很可爱的小姐啊。不过说起来为什么没有看见丝吉小姐?」肩上属于乔瑟夫的重量消失了,西撒不自在地活动了一下肩膀。

 

说到丝吉Q刚刚还兴冲冲的乔瑟夫眼神就黯淡下来了,“丝吉她,前两年因为病痛已经去世了。”

 

「对不起。」西撒也不知道说什么来安慰JOJO,难怪没有女主人的痕迹啊,我触到了JOJO的伤心事吗?西撒想着又拿起笔:「JOJO你也别难过,至少你在战斗中活了下来还有这么可爱的女儿。」

 

“这些事已经过去啦,现在我只要有贺莉酱就好啦嘿嘿!”

 

西撒怔了一下,对啊,在JOJO心中那些事已经过去了,对此抱有执念的人只是我,来看JOJO的想法大概也是出于不甘吧?以及心中那份说不清的感觉。西撒没有再拿笔,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静静地想着,和JOJO一起修炼的场景在眼前一一闪过,离开威尼斯之前对自己许下的承诺——如果在战斗中活了下来,一定要搞清楚自己心中对JOJO的说不清的感情,现在看来也不需要去弄清了,不,其实已经清楚了不是吗?就算自己已经死了,但是对于JOJO的那份执念才是让自己以现在这种姿态存活下来的力量吧?比起对战斗的不甘心,这份执念才是具有强大力量的东西吧?

 

“西撒酱?”乔瑟夫等了很久也不见西撒动笔,站在沙发前朝疑似西撒坐着的地方走了过去。

 

「JOJO,我,大概不能维持这种状态了。」西撒也站起来伸手想要拥抱JOJO,但是当他伸手的时候却穿过了乔瑟夫的身体。无奈的只好作罢,不过他的脚现在还能碰触到茶几。现在已经不能触碰到人类了吗?时间已经快到了吗?西撒拿起笔写下了自己的推断。

 

“西撒酱?!”

 

「大概是我的愿望已经达成的缘故吧,我已经,触碰不到你了。」

 

“又要...再一次的说再见了吗西撒?”

 

「JOJO,希望你能一直幸福的生活下去,那么正式的来一次吧,再见,JOJO。」

 

“对啊说起来,还没有好好和西撒酱道过别呢,那,再见啦西撒酱!”乔瑟夫努力使自己的语气轻松一点,勉强挤出的笑容在西撒眼中算得上是他见过的最蠢的表情了。

 

「再见,JOJO。」笔掉了下去,西撒现在已经触碰不到任何东西了,这大概就是尽头了吧?西撒想,JOJO那一脸蠢样还真是...我死的时候也是这样一副表情吗?不要太难过呀JOJO,我早就死了不是吗?现在还能出现在这里我已经很满足了。西撒感觉自己已经不能维持接近地面的漂浮状态了,身子轻飘飘的,意识也开始模糊——再见了,JOJO。

 

 

“西...撒....”终于,被西撒认为最蠢的表情崩塌了,乔瑟夫·乔斯达,在时隔多年后,又再一次的失去了自己一生的挚友。

 

 

 

                                                                     -Fin-

评论(1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