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三

偶尔写写文的人,没什么真才实学,开心最重要。

Painter

很早之前语文老师讲的画家fangao和他的表弟的故事—————
由此延伸出的脑洞。



我的哥哥是一个非常有才能的画家,但是人们却并不承认他。 
我知道哥哥对生命有着近乎绝望的激情,他承受着人们的恶意。我总想能为他做点什么,于是我开了一家画廊。 
画廊里挂了许多哥哥的作品,每当有人来时我都会向他们推荐哥哥的画,可是人们似乎对这样的画作毫无兴趣。

哥哥是一个非常热爱画画的人,他可以一天长达14小时连续不停的画,画他眼中的世界 ,画他对这世界的感觉。因此哥哥也没有生活来源,画廊虽然收入甚微,但我也尽我所能地照顾哥哥的生活,但他的眼中从来都只有画画。

哥哥由于作画的原因时常到处跑,有时离得远了,我们就至少有半年见不到面,我非常清楚我给哥哥寄的钱是全不够半年的生活的,但是他却从来没给我写过信让我寄钱,这时我便知道哥哥大概又是画得入迷了吧,顾不上吃饭。又或许哥哥只是拉不下脸来像我这个隔着一层关系的表弟讨生活。 

时隔一年,哥哥又回到了家,这时的他对生活已经充满的绝望,可是他告诉我,他是热爱生活的。我知道那是因为一个天才得不到赏识而产生的悲哀使他看不到希望,于是我做了一个决定。 
那是两个月后,我写信告诉他他的画作终于卖出去了,虽然只有一幅,但那表明他正在慢慢地被发掘,我鼓励他要振作起来,并且向他描述了来买画的人看到画时的激动之情以及他的那番赞赏之词 。
哥哥似乎对生活又有了点希望,但他的眼里仍然只有作画,不管我这个弟弟给他写多少信,多么的关心他,他也只认为这是一个弟弟对他的兄弟之情。但如果只是兄弟之情的话我为什么要欺骗他有人来买走了他的画呢?那不过是我自欺欺人罢了。 
这之后我便再没有写信告诉哥哥有人来买他的画作了,因为我的积蓄在上一次已经全部寄给他了,尽管如此,我在信中也只是说最近画廊生意不好,几乎没什么人来这样的话来安慰他。他的那种对生命几近绝望的激情似乎更强烈了。 

后来我收到了一封很长很长的来自哥哥的信,他死了。 

自杀。 

我从没想过我那对艺术的追求达到痴迷程度的哥哥会轻易的放开,但他就是死了。 

他说他并不是拉不下面子来向弟弟讨生活,他说他其实知道我们之间的情谊早已超越兄弟,他说他只不过是希望有个能赏识他的人,他说他只是想能有更好的生活条件,我这个弟弟便也不用再那么操劳。 
哥哥就这么走了,除了那些画和一封信他什么也没有留下。我总想着还能为他做些什么,到头来也只有保留下这间画廊以及哥哥的画作。 







评论